I met my soulmate.He didn’t.

你为生存做些什么,我不关心

[英]达纳.佐哈 伊恩.马歇尔

你为生存做些什么,我不关心;我想知道你的渴求,你是否敢于梦想去满足内心的渴望。

你的年龄有多大,我不关心;我想知道,为了爱,为了梦,为了生气勃勃的奇遇,你是否愿意像傻瓜一样冒险。

是什么磨圆了你的棱角,我不关心;我想知道,你是否触碰过自己受伤的心,是否因生活辜负过你而变得豁达,抑或因为害怕更多的痛苦而变得消沉和封闭。

我想知道,你是否能痛苦着我的痛苦而不是避开它,躲着它。我想知道,你是否能欢乐着我的欢乐,是否能狂舞一曲,让快乐溢满你的指尖和脚趾,而不是告诫我们要小心,要现实,要记住做人的局限。

你说的是真是假,我不关心;我想知道,你是否为了忠实于自己而敢于令他人失望,是否...

天很阴,我猜是要下雨。

天色灰沉又暗黄,这一刻我感到十分的孤独。

窗户外一家超市门口人来人往,往来的风卷起地上的垃圾,过马路的人群匆匆。应该是喧闹的,可是我听不见任何。

像是被锁在一个巨大的玻璃箱之中。

我不止一次体味到孤独。这种潮湿又干燥,充盈又空虚,明亮却昏暗的感受。

与友人逛了一天街回家后,看完一场电影灯光亮起来的瞬间,夜晚看着手机发呆的一刻。

这矫情做作的寂寞无时无刻萦绕着我,将我吞没。

你知道吗,一百三十亿年前宇宙大爆炸所产生的热量,至今仍然辐射在我们周围。

穿越无数日与夜,穿越涓涓河流与林立高楼,穿越伦敦的雨雾和长崎的樱花,

来到你的身边。

你听到了吗,那干扰无...

与友人去初中时的学校闲逛。

冬末,夜晚的空气幻化为尖刺刺向裸露着的每寸肌肤。

我们一句一句缓慢的聊天,心中却陷入了昔日的回忆。

有一件事,没人知道的,这件事在我心中落寞了很久。

九年级吧,九年级的时候。在文具店,同学跟我打招呼,他旁边有个男生。

他有着长长的睫毛,深邃的眼窝。眼神如鹿。


那之后不久,一次暴雨天,我打着伞正要出校门,发现不远处的他,正用外套遮在头顶奔跑着。

我急急冲出人群,

雨伞被风掀起,头发湿漉漉的贴在脸颊,我把伞折好,不顾自己被雨淋得睁不开眼


“这把伞借你。”


然后转身不回头的走开。


可惜那天我拼命奔跑,还是在楼群中把他弄丢了。


这是一条完全陌生的街道,我索性...

可以单曲循环一整天。

a

沈小姐与a已经二十年没说过话了。


沈小姐没有因此而失落或者难过,或者说她几乎没有意识到这件事。事实上,自从许多年前的那场谈话后,她和a就彼此默契又不得不的疏远了。


而刚刚,沈小姐吃了一顿还算满意的晚餐,喝了一杯柠檬茶,破天荒的,她对a的思念如同这夜色一样紧紧的包裹住她。


沈小姐和a曾经是好友。当然不是一般的好友,他们懂得对方突如其来的狂热和忽然之间的沉默,他们彻夜长谈,关于毛姆,卡夫卡,辛波丝卡和隔夜的咖喱饭。


他们应该恋爱的。年轻人都应该恋爱。


直至沈小姐眼角布满细纹去,他们都没有对对方说过一句情话,双手也没有过一次温暖的触摸。


两个人的目光也交汇出过火光...

在几年前,不多,两年就够了。
我还是个时常把理想挂在嘴边的文艺青年,想去参加音乐节,去听偶像的演唱会,去看极昼,去当一名宇航员。

后来,可能是我不常锻炼,连理想这两个字说出口都觉得累。

买回来的书堆在一起,灰落了一层又一层。不再轻易为电影中的情节落泪,需要滴眼药水来应景吗。

只有那快到肩膀的头发和失踪的电话号码,

告诉我新的一年已经来到。

k不再在深夜通话给我只为讲新看的漫画,w连句新年快乐也未给我,还有qasfgj....

我有你很多的记忆,只是未能留下。

新年快乐

外面的灯都暗了,偶尔有汽车车灯如流火般掠过,这时节,天空中飞雁成群,天黑得很早,气温很低,做什么也提不起精神。但一想到新的一天可能会见到你,就会觉得很开心,开心到,每一个夜晚都甘心入眠,每一个早晨,都愿意早早的起床。

编辑完这段文字后把他发给了喜欢的人,

虽然隔了很久很久他也没有回复我。

再见啦

(这什么破结局。AB非诚勿扰看多了吧´_>`)

我的一生被三种简单却又无比强烈的激情所控制:对爱的渴望,对知识的探索和对人类苦难的难以抑制的怜悯。这些激情像狂风,把我恣情吹向四方,掠过苦痛的大海,迫使我濒临绝望的边缘。

——伯特兰. 罗素

1 / 15

© 一个奶味儿的嗝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