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倩倩此刻躺在床上伸出手拨弄床头灯的开关

吧嗒
吧嗒

她的脸颊时而明亮
时而昏暗

“嗒”
王秋生把门关上,换了鞋朝卧室走去。
“你还没睡啊。”

马倩倩坐起来,“厨房里有面条,我给你热热?”
“不用了,我自己热吧。”王秋生换上睡衣,给马倩倩盖上被,“你就睡吧,啊。”
“嗯。”

屋子里回归到黑暗。


马倩倩听着老王吃面的声响,思绪一下子飘到很远。
那时她大二。
和徐维旅游的时候住在旅馆的大床房里。
“要不...开两个房间?”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前些天电脑都是管别人借钱买的,省点钱吧你。”
“哦...那我睡地上。”
“装什么纯情,上来吧。”
“得令,嘿嘿。”
她和徐维一个高中,到如今一个大学,早就确认了关系,但在那个远方的无名小镇中的廉价旅馆,她和徐维倒是什么也没有做。
徐维玩的累了,刚躺下就睡熟。
她给徐维拈了拈被角。
关灯。
印象中二人最亲近时也不过如此。
后来马倩倩结婚——

“睁着眼睛想什么呢,快睡吧。”
马倩倩翻了个身,闭上眼睛睡了。


“喂?倩倩啊,我和徐维他们在老城一锅呢,就差你了。”
大学毕业七年,她和那帮朋友依旧断断续续的联系着。
到了地点,那帮人已经吃上,地上空酒瓶都有了三个。
“还说等我,我看你们都快吃完了吧。”
刘钰把碗筷给马倩倩,“谁让你来晚的,不都定好了今天四点吗,自罚一杯啊。”
“行行行。”

“没吃饭别喝酒。”徐维把一壶茶水拿过来,“以茶代酒,一样。”
“得,还是老情人体贴。”
“刘钰你赶紧把你嘴闭上吧。”马倩倩把茶水到上,趁机回给刘钰一个白眼。

其实照理,她和徐维应该老死不相往来才对。
但自从她移民,到归国,到徐维结婚,再到她结婚——二人都如约定好了一般,谁也不提,谁也不说。

一顿饭到了天黑才结束。
“今儿个是不是该徐维结帐了啊。”
“这小子去洗手间了,估计是想逃过一劫。”
“美的他,他钱包还在这呢,”马倩倩拿起桌子上徐维的皮夹,“哈哈,去结帐啦~”

掏钱时,马倩倩看到钱包夹层里他女儿的照片,便拿出来“啧,没想到老徐也能生出这么漂亮的女儿。”
待把照片放回去时,马倩倩拿着照片的手不由得缩紧,

这是什么鬼?



“结个帐怎么这么半天。”刘钰过来拍她的肩膀。
她连忙把照片塞回,“没事,没事,咱走吧。”


老王今天又加班,徐维送她回家。
“你女儿挺好看的。”
“当然。”
“臭屁吧你。”
“你怎么知道的?”
“看到你钱包里的照片了。”
“上回百天的时候你没来,等哪天来看看吧。”
“到时候再说吧。”
“你和秋生打算什么时候要孩子啊。”
“不知道,原本还想和你成亲家呢,看来悬了,我可不支持姐弟恋。”
“你就那么肯定你能生男孩啊。”
“我妈以前给我算命,说我肯定以后生儿子。”
“啧,迷信。”
“我走啦。”
“嗯,小心点。”

马倩倩走了几步,忽然有一股强大又莫名的动力促使她回头,
她停下脚步,转过身


徐维的车还在拐角处,车灯孤单单在没有一盏路灯的街道上闪耀着。
而马倩倩正现在灯光照不到的地方,静静的看着徐维。


她伸出脚,

结果还是转了个身,
继续向家走去。











徐维钱包里,除了他女儿的照片

还有一张从毕业照里剪下来的小照片。

照片里的马倩倩梳着马尾,大眼睛泛着光。
而她的斜后方——


是徐维。

评论
热度 ( 2 )

© 一个奶味儿的嗝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