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条路街灯不知何时坏了
只剩月光照亮你脸庞
瑟抖的你需要披件衣吗
我解衣的手拿起又放下
夜色中你头发几时这样长
是为她伤心未修剪吧

此刻肩并肩已是上天眷怜
我竟然几乎同手同脚
担心这月光暴露我的一切
连呼吸都自觉有过错
怪自己演技实在太过高超
自找苦吃我如此明了


是友情是知己于你我是朋友
勾住肩膀曾天台饮酒
太羞愧太内疚感情早已变质
没勇气再与你做绝世好友

仍可凭借这个兄弟身份
在你的心中谋得一处偏僻角落

是友情是知己于你我是朋友
勾住肩膀曾天台饮酒
不坦白或许也有一定好处
至少可让我继续白日做梦

路走到尽头以为会讲出口
不过是一句到那酒馆不醉不休

两个伤心人
执手喝闷酒



评论
热度 ( 5 )

© 一个奶味儿的嗝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