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首情歌莫名有些震耳欲聋
怕扰乱这气氛
只好躲在角落默默饮酒

去年今日陪你唱的人还是我
如今这段首歌
你身边的人我已不认得

是何时在那刻
与你坐同桌的我脸阵阵发热
是何时在此刻
脸皮早就研厚玩笑话一个接一个

是何时在那刻
与你对聊几个通宵都说不够
是何时在此刻
彼此没话说看你和她笑得多快乐



一定是我醉酒
明明泪腺早就干涸
不然怎会模糊得看不懂

在你和她对唱这刻
还以为你身边人
是我





评论
热度 ( 1 )

© 一个奶味儿的嗝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