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角男

鹿角男
鹿角男喝光了昨天剩下的发酵乳,又吃了一大包盐焗花生。
他觉得肚子涨涨的,脑袋也满足的晕晕乎乎。
窗外的雪越来越大,
鹿角男眯起了眼。
怎么这个冬天的雪,下得这么早,
鹿角男挠了挠头顶的鹿角,他要开始写信了。
鹿角男以前并不是独居一人,他和可爱的狸猫小姐同居。
但狸猫小姐去了遥远的北欧。
“我一直搞不懂,如今也是,怎么会一下子跑去那么,那么遥远的地方。我从未去过那里。那里冷吗,那里的建筑是否是你喜欢的蓝白色调,那里有好吃的牛角面包吗。哦我,我从未去过那里。”
鹿角男想了想,把信纸扯下来,揉成一团。
“好久不见,我瘦了一点。你呢,还在减肥吗,有没有人说过你就这样已经很迷人了。”
鹿角男皱了皱鼻子。又扯出一张纸。
“对于我们上次的吵架,我也很伤心,很伤心,很伤心,很伤心,很伤心……”
鹿角男不知写了多少个伤心,他把头埋在信纸里,
我十分的想念你。
十分的,
就像是刚想喝酸奶时却不小心洒在地上一样无可救药的想念。
我十分的想念你。
当我看见雪花又一次的飘下,
地上又湿漉漉的布满积水。
人们说话时不经意吐出的哈气。
我都会想起你。
看见孤零零立在黑夜中的枯树,
看见超市打特价的可可饼干,
看见热气腾腾的烤红薯。
就会想起你。
我每天洗澡,刮胡子,清洗鹿角,打领带,从不晚去公司上班。
每天打扫房间,擦窗户,拖地板,熨烫衣服。
只要我不停下来,不坐下来思考,就似乎已经忘记了你。
我每天忙碌到不知道什么时候睡下。
昨天我看到一首诗,

《钢索上的你》
--你经历那么多故事,遇见那么多人,可你还是孤独地高高在上。俯视那么多人拥抱亲嘴打架流泪发呆惆怅面目表情。你就像在梦里深处的火山,脆弱易怒冰冷又火热。

我楞楞的看这首算不上诗的文章很久。
是否人一到雪花纷飞的冬天,便如此脆弱不堪?

亲爱的狸猫小姐,我十分的想给你写封信。
然而我,却连你的住址在哪都不知道。


北欧,北欧那么大。
(想写这样的东西很久了,不知是何造就灵感。)

评论
热度 ( 8 )

© 一个奶味儿的嗝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