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别姬

前一阵子读了一本书,是李碧华的霸王别姬。
先看电影而后读,李碧华的多数作品都被拍成电影。胭脂扣是,青蛇亦是。

小说自然要比电影细腻,不过结局——那可真是完完全全不同。

这里便要感谢陈凯歌导演。

小说中,程蝶衣没有自杀,一直在红尘中滚啊滚。
而电影,蝶衣在他最爱的那出戏里自刎。随着一声大师兄叫的小豆子,落幕。

不然怎么说都是去影院买个梦看。


四十好几的霸王和虞姬,在这场人间地狱中,一个是迟暮英雄,一个是布衣宠妃。
是一场十年噩梦,醒来已生华发。

看到蝶衣在坦白室时,便未继续读下去。

今日想起,翻了翻结局,小楼与蝶衣革命后重逢,

两个花甲老人道了些许往事
述了些许情谊
叹了些许哀愁


菊仙死后小楼一直未婚,而蝶衣竟已结婚——在茶楼办的。
小楼说,当初他和菊仙的事,望蝶衣不要怪他。

是的。

蝶衣的情谊,他知道。
他竟知道。他早知道。


蝶衣千方百计阻止他说下去,提议两人唱戏。

他这辈子只想做虞姬。

戏终,小楼提醒他。

是的,蝶衣知道,悲剧已经结束,情死只是假象。
而他这辈子只想做虞姬。


后来,蝶衣回国。
后来,小楼仍在香港。
后来的后来,谁也没有心事关心那些国事与儿女情。



兄弟二人一起受罚,一起进城,一起上台,一起洗澡,一起练嗓。
在那雾气茫茫日头还未升起之时。
在那天地混沌命运尚未拂手之时。

“力拔山兮气盖世,
时不利兮骓不逝;
骓不逝兮可奈何,
虞兮虞兮奈若何! ”
“ 汉兵已略地,
四面楚歌声。
君王意气尽,
贱妾何聊生! ”


有道是,
往事已成空,还如一梦中。

评论 ( 28 )
热度 ( 455 )

© 一个奶味儿的嗝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