断桥

钱菁菁静静看着翻滚的江水。

许多许多的人都对钱菁菁说过夜晚的江边十分冷,于是早上还只套件半袖的她晚上已换上长袖长裤。

但此刻她鼻尖已冒出细密汗珠。


“菁菁,分手吧。”




让我们回到37小时前。

“陈鹿~我收拾好啦~”
“帽子戴反了,笨。”陈鹿把钱菁菁帽子转了半周,然后拍拍她的脑袋。

陈鹿的高中同学在丹东开了个饭馆,叫陈鹿带上女友来看看。
“丹东?鸭绿江?鸭蛋?大黄蚬子?破地方有什么好去的。”
“那里海鲜挺好吃的。”

两人有点期待的来了,但这里除却鸭绿江,一些山,也没有什么好看的。
钱菁菁在船上给对岸的朝鲜照相。
“阿!”

陈鹿在一旁笑得东倒西歪——朝鲜人民朝她扔石子。

“切,他们有什么好拍的,我是拍这江水!代表中朝革命友谊的江水!要不是中国照顾你们,还不知道能混成什么样子呢。”
“小点声儿,一会他们下来把船掀了。”


花了30元上桥——名字是记不得了,在战争中炸去一半。陈鹿背着玩累了的钱菁菁上去的。
晚上还看到了朝鲜姑娘跳舞唱歌。唱着唱着还围起陈鹿跳舞了。
钱菁菁过去把漂亮的姑娘们拉开。

晚上酒店住满,陈鹿提议去他同学那里住。
“共用一个卫生间?洗完澡我怎么出来?得了得了,不如买票现在走。”
两人走了好远才在江边找到有空房的旅店。

次日钱菁菁在高中同学女友的陪同下逛商店,陈鹿和同学叙旧。
“好玩吗?”
“好玩个头,还不是那几样东西。只有几家店像样,其余土里土气,被朝鲜人传染了吗?”
陈鹿好脾气笑笑。


夜间两人在江边散步。

“菁菁,分手吧。”

钱菁菁愣住一秒,但也仅仅是一秒。
“什么时候回去?这里没什么好玩的。”
“菁菁,别再逃避。”
“今晚那个鱼很好吃,叫什么来着?”
“钱菁菁,我们不适合。”

“不适合可以慢慢适合阿。”钱菁菁拉紧陈鹿手臂。
陈鹿没有甩开,也没有像从前那样勾起她的手。他想起上个月,她也是这样回答的。还有大大上个月,还有一年前的晚上。
是什么时候开始对钱菁菁不耐烦的呢?
陈鹿不知道,他是诚实的,他真的忘记了。恐怕是一早便厌倦伺候公主。
是什么时候开始两人不断分手又和好呢?
大概是一年前,刺伤对方,然后又互相疗伤。
他倦了。

“不,菁菁,有些事是适应不来的。”
钱菁菁扬着她小小的尖下颌的脸颊,她的自尊心不允许她再多说一句,但她那溢水的眼睛却出卖了她。
她别过头。用力的,像是要把泪甩出去。

“放手吧。菁菁。”

钱菁菁放下了手,她张张嘴,像是寻找适合的语句,半响,她说,“带我去取行李。”
“明日一起走,我送你。”
“不。”
“这么晚了,没有票的。”
“我打车走。”
陈鹿好脾气的看着她。

为什么管我?
钱菁菁低着头,手机,钱包都在包中,那些衣物回去可以再买,洗漱用品可以再买,陈鹿.......
她带不走他。

她没有能力。

她留不住他。


钱菁菁扬起细细的手臂,招了辆出租车。


“去机场。”
她没有回头看陈鹿,她现在连手机壁纸中的二人合照都已看不清。

“有没有九点半左右丹东飞深圳的?”
“我给您看看——没有座位了,最早有一班十二点零五的可以吗。”
“好,多少钱。”
“2044”
钱菁菁翻了翻兜,她只有780。

她站在售票口,面无表情的,怎么办呢,要找陈鹿帮忙吗?还是去银行取钱?她根本没带银行卡。


“小姐?”
“不好意思不用了。我走回去。”



钱菁菁轻轻的说,“我走着回去。”












半月后,钱菁菁在微博上分享丹东游记
“鸭绿江有架断桥,情侣夫妻万万不要上去,不然情感破裂无法挽回。你以为这是流言?起初我也以为是这样,但亲身经历,实在神奇无比,大家万万不可以身试法。”

如今已能大方嘲笑自己,她已愈合?






不,到了夜间,只有钱菁菁自己知道,

那枕头是湿的。






(笑春风改了大纲,可能下周重发,实在不满意。今天去了丹东游玩,便写了这个。算是一更。谢谢我所有的粉丝么么哒!!!)

评论 ( 3 )
热度 ( 4 )

© 一个奶味儿的嗝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