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几年前,不多,两年就够了。
我还是个时常把理想挂在嘴边的文艺青年,想去参加音乐节,去听偶像的演唱会,去看极昼,去当一名宇航员。

后来,可能是我不常锻炼,连理想这两个字说出口都觉得累。

买回来的书堆在一起,灰落了一层又一层。不再轻易为电影中的情节落泪,需要滴眼药水来应景吗。

只有那快到肩膀的头发和失踪的电话号码,

告诉我新的一年已经来到。


k不再在深夜通话给我只为讲新看的漫画,w连句新年快乐也未给我,还有qasfgj....

我有你很多的记忆,只是未能留下。


新年快乐

评论
热度 ( 30 )

© 一个奶味儿的嗝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