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沈小姐与a已经二十年没说过话了。


沈小姐没有因此而失落或者难过,或者说她几乎没有意识到这件事。事实上,自从许多年前的那场谈话后,她和a就彼此默契又不得不的疏远了。


而刚刚,沈小姐吃了一顿还算满意的晚餐,喝了一杯柠檬茶,破天荒的,她对a的思念如同这夜色一样紧紧的包裹住她。


沈小姐和a曾经是好友。当然不是一般的好友,他们懂得对方突如其来的狂热和忽然之间的沉默,他们彻夜长谈,关于毛姆,卡夫卡,辛波丝卡和隔夜的咖喱饭。


他们应该恋爱的。年轻人都应该恋爱。


直至沈小姐眼角布满细纹去,他们都没有对对方说过一句情话,双手也没有过一次温暖的触摸。


两个人的目光也交汇出过火光,但二人都小心翼翼避开了。直至沈小姐摊牌。


是的,沈小姐先说的,年轻的女孩子都有一点自作聪明。她问a,有两个男孩子非常好,你觉得哪个适合我?


a不知所措了,沈小姐将这种美好的关系打破,她是明摆着逼迫他做出个选择,两个选项都十分极端,他长长的睫毛垂下来打下一片阴影,他没有说话。


沈小姐也静默了。她忽然觉得自己做错了,但她又陷入一种紧张而又病态的兴奋的心理中去。快回答吧a,说你是爱我的。我知道的。


a说,哪个都不好。


沈小姐大笑起来,她笑了好一会儿,然后她说好的。


后来,后来不知怎么,二人渐渐没了联系。


没有什么比失去联系更容易了。


已经老去的沈小姐回忆到这,柠檬茶已经见底,茶杯底部凝着一层琥珀色的渍,她把茶杯放在桌子上。


a,刚刚我读完了一本书,这是我今年读过最好的一本了,不知道你看过没有。


书中的里昂像你一样,很可惜,我不像书中的任何人。更可惜的是,里昂在书中也不是主角。


a,想起你是因为,当我读完这本书时忽然觉得,如果你在这里就好了。


评论
热度 ( 55 )

© 一个奶味儿的嗝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