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

王先生一个人走在下雨的街道。
下着雨的八点钟街道。
四月,八点天已经黑得通透。
王先生撑着伞等着公交。
公交迟迟不来,他想起了很久前的一件事。
和王小姐的。
那时他和王小姐都很年轻,常常被莫名的事情逗笑。
那时他们十九岁。
王先生看了看表,八点零六。末班车的时间是八点四十五。
那是十年前的事了。
十年前的王先生和王小姐在一次清明节假期,计划着去旅行。
“不要太远撒。”
“最好一天内可以回来。”
“家长那边怎么说。”
“说去补习好了。”
还有两个月高考,王先生和王小姐就这样没心没肺买了去临近城市的车票。
因是假期,火车中人满满,但二人心情仍惬意。
一个二线城市,到的时候还在飘雨。
王先生和王小姐都没带伞,任雨水洒在脸颊。
“诶你看那里好热闹。”
“诶去这个商场逛逛嘛。”
“感觉这家料理会很好吃!”
“果然很好吃!!”
“老王这里这里!”
“这个地方好好玩!”
“合个照嘛。”
去一个陌生的城市,就像进入他人的梦境中一般。
王小姐的鬓角被打湿得弯曲,王先生新买的球鞋被嘣上泥点。
两人一下子像孩童,在这梦境中从一端跑到另一端。
也不怕迷路。
在这里,我不再是我,你不再是你。
在这里,我们只是王先生和王小姐。
“神阿,让时光停留在这一秒吧。”
后来二人打车到了火车站,最后一顿吃的是王小姐爱的川菜。
高考后王小姐出了国,王先生留在了这里。
公车来了。
八点十分
王先生和王小姐的故事,只消四分钟便可回忆完。


“说了你也不会信,毕业后我来到那次旅行的城市工作。此时天气像极那日。”


王小姐,你有抬头看吗,今晚的月亮,

像你的眼睛。

评论
热度 ( 3 )

© 一个奶味儿的嗝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