凭什么

有朋友“忽然”患上惊恐症,连至亲好友都不愿接触,坐公共交通工具去求诊途中,也忍受不住“身陷”陌生人从,中途要下车打的。这大概是社交恐惧症和轻度自闭洗牌后综合出来的一种惊恐症吧。
      
每有人问起我这位忽然想人间蒸发的朋友出了什么事,我就如上所言相告,每个人的反应都是“怎么忽然就成了这样,他不想那样的人啊”。一个“忽然”,一个“不像那样”,悲哉斯言,妙哉斯言。
      
可悲在,大部分人经过这些年的情绪病须知的教育。仍然为一个平常表现谈笑自若的人患上惊恐症而惊讶,还是不明白这“忽然”一病,很多案例都与个人性格级外缘的遭遇毫无关系,脑分泌一个失常,身心也就随时失常给你看。自然,也有一些情况是由性格遭遇引发的。脑分泌出现问题是果,因果有时也是在非医生之言可以得出科学化解释。
       
妙趣横生在,说“他不像那样的人”的人。这不是奇妙风趣又是什么?谁又真的有一双洞若观火的法眼,真正认识一个人的内心世界?特别是我这个“人间蒸发”的朋友,与其他垂询他病情的朋友,见面次数不可谓不多,只是交往的场合都离不开饭局,赌局,都是人多图个热闹的喜庆场面;不是在斗地主上交流合纵连横之道就是在围看足球赛时指点球坛江山。敢问那些说“他不像那样的人”的朋友你们真认为从这些聚会,这些热闹滚滚的气氛,就能知道他是怎样的人?恕我残忍,这些吃喝玩乐的局,说穿了其实与交情何干,只是混熟了的人在相互依靠中取乐,与交际只有几步之遥,大家都说过什么心里话,解剖过多少烦恼事?
      
若然只是趋热闹之吉庆而避孤独之凶险,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恐怕也是不大了了,更别提了解什么人了。

是该惭愧的,与很多朋友数不清的聚会,乐是行了,可是留下来的美谈是某某糊了一把清一色对对兼大四喜的棋牌,而座中各人心中内的一片天,常年一无所知。只知道谁谁谁是什么星座,性格如何如何,这就叫熟人,也不过是混混较熟罢了,要生分起来,比开门关门更加快捷便利。
      
凭什么去置疑身边疑似好友忽然得了忧郁症?就凭那些杯盘狼藉流动不停的晚宴?

摘自林夕《人情·世故》

评论
热度 ( 26 )

© 一个奶味儿的嗝儿 | Powered by LOFTER